首页 > 摄影 >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2017-04-26 08:03| 来源:网络整理

  当时原定是10月份开拍,我想应该是金色的原野,白杨树、蓝天,然后是一些北方的农村,李雪莲就在里头告状奔走。能够满足这个条件的是在河北承德一带,但是堪景以后,大家都不太满意,所以我又提议改到南方的农村。南方农村有水很润,因为李雪莲要到北京告状,沿途她会经过一个很长的路,而南北的差异又很大,所以会有一些反差效果。后来我们就选到了婺源这个地方,婺源很漂亮,而且没有明显的旅游点,都是青砖百瓦的徽派建筑。


  也是在看堪景照片的时候,因为照片都是方的,然后,冯导忽然提到《妈咪》,他感觉画幅上正方形挺有意思的,询问我的感觉,因为方形其实是挺常见一种画幅,我们就在嬉皮搭话上说,方的有人拍,难道拍个圆不成?也是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就把所有看景照片都做成圆形的,马上就发现非常不一样,很多不是很理想的景,立刻变成了一种很特殊的团扇化特征。我们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就讨论说能不能把全片拍成圆,经过尝试,我们发现在北京的环境不适合用圆的画面拍摄,就建议说把北方拍成方形,因为中国也有概念强调“方圆”,所以就基本确定下了这种形式。在拍摄之前,为了以保万一,我就先拍了一个测试片,测试片基本就是按照我所认为有中国化特色的方式进行拍摄的,有了测试片,我们就确定了南方为圆,北方是方这种拍摄方式。


  如何实现中国元素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我在拍测试片的时候,圆形画幅让我想起了圆形拱门,还有中国特色的团扇,同时圆形还很容易产生古典小说里面说的“捅破窗纸”,以手指捅破纸之后,透过窗子去看一个什么东西。


  因为电影正式开场前,出现了一段西门庆潘金莲的画像,使用的方式就是中国古代的绣像白描,所以用圆形画幅,也容易产生一种中国古代审美的风格,加上我们拍了很多江南的东西,水、山、瓦、墙,整个就很容易给人一种中国化元素,所以也是水到渠成的东西,没有特别需要刻意的去做个什么。


  我所说的中国元素,是传统的中国。传统中国的元素首先体现在建筑上,中国建筑有一个巨大的特点就是对称,第二个,是对虚和实的理解,有的墙叫实,有的门洞是虚,虚实变化是非常有讲究的。在苏州园林任何一个角落,永远看到的是一幅画,它对虚和实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其实所谓的中国元素,是中国的文人把中国的文化用这种形式体现出来了,比如说张大千画家,他用了留白,用了透明、用了墨润的感觉,体现了他内心的洒脱禅意,呈现的一种心态,穷则独善其身。


  但是我们绝对没有想呈现出偷窥的想法,而且这是我们一直要避免产生让人感觉到偷窥的感觉。可是在真实拍摄的情况下,使用镜头来拍,必然会出现焦点透视,如何去避免,还是要回到视点上问题上。


  第一,在场景设计上尽量不去拍有纵深感很强的东西。比如我们就在一堵墙前拍,在正常的电影中会避免这种情况,县长和王公道来找李雪莲,就是在一堵墙前拍的。还是有很多地方刻意去找二次构图,通过二次构图让这个平面感会强一些,但是它绝对出现不了真正所谓的散点透视,因为它毕竟是一个镜头,它的成像原理也决定它不是散点。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反而在有一些画面中,我又借鉴了中国画,其实也借鉴了西方早期油画,比如说提香和拉斐尔的画。前期两个人在作画的时候,后景他都要画一个山水,这个山水的透视其实跟前景不是同一个透视。


  其实拍摄这个电影,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就是运动画面。


  这个片子有这么几个运动的方式是很不一样的,第一,没有摇镜头。圆形画幅如果摇起来以后,偷窥感会特别强。所以在摇镜头上我是坚持杜绝的,绝对不摇,在电影里上下俯仰的镜头都没有出现。使用卷轴运动。在运动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平行运动,可以横移,但是这个横移基本上是以运动主体或者画面中间横移的,假设里面有一个人在走的话,你的视线绝对是跟着主体走。


冯小刚的直觉圆是输是赢?


  第三,尽量不用纵深运动。纵深运动只在北京的时候出现过一次,所以说只要出现一个纵深的环境继续越过门、越过窗户,都是绝对不会的,全片没有这样的经历。尤其在圆画面的时候,这是尽量是避免的。


相关阅读

精华攻略推荐


热门游记排行


最新活动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