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最忆猪头谢年民俗

( words)

每逢过年,除夕夜吃年夜饭前,浦江乡村农家都有谢年的风俗习惯,世世代代流传至今。

谢年的祭品很多,猪头是必备的,不管家里再穷,过年每家每户都会杀一头年猪。除猪头以外,其他祭品都可以随便,一般都是普通的食品,如白米饭、面条、白米粉果、年糕、农家酒等,也有富裕的人家会有全鸡、全鸭。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都会在大年三十、小年廿九的傍晚,把洗得干干净净的提鹅桶和托盘拿出来。平时,这两件家具一般是不用的,一到过年,特意拿了出来,把煮熟的猪头放在提鹅桶内,一只全鸡摆在托盘上,并在猪头和鸡身上插一把尖刀和一双筷子,以敬献祖宗,让他们可以吃得省力点。

这些祭品准备妥当后,一起摆放在大门口的八仙桌上,点香上烛,父亲叫我们一起三跪九叩祭拜天地,先敬谢天,后敬谢地,再敬谢自家的祖先,就连灶神和猪栏土地都一一拜过,一点马虎不得。父亲的严肃、认真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猪头用于祭祀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源于商代。商代对野猪的崇拜,缘于在野兽环伺、大自然天威莫测的生存环境中而产生的祭神活动。对于猪头的祭祀,从出土的器皿上都有猪面纹就可证明这一点。

在古代礼学名著《礼记礼运篇》中,对礼仪起源曾有过这样一段描述: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这段话的意思是说:远古原始社会的人们在行礼时,先准备好酒和食物,再把黍米和屠杀后的小猪放在烧石上,点燃柴草烧石炙烤,再在地上挖出一个盛酒的坑,用手掬捧而饮,并用茅草捆扎成鼓槌,用土捏成鼓,敲打撞击,以此来表示对鬼神的敬重。

从这段文字的记述中,可见原始社会的祭祀活动就有猪作为祭祀的礼品。而到了南宋,诗人范成大在诗中写道:猪头烂肉双鱼鲜,豆沙甘松粉饵团,就明确用猪头祭拜了。

猪头除了用于谢年祭拜外,猪头肉本身还是餐桌上的镇桌之物。特别是年猪杀得早一点的猪头,放点盐腌过的那种,瘦肉鲜香,肥肉酥烂,不油不腻,香气浓郁,很好吃。尤其到了父亲开猪头食的时候,我们站在旁边,看了都会有饥肠辘辘的感觉,就盼着父亲早一点送一块肉给我们,哪怕一块骨头也好。

我至今难忘的是猪头嘴边的两块牙齿骨,除了牙齿根部的瘦肉和白筋外,把骨头敲碎后,每块牙齿槽里都有很长的一根骨髓,非常香。

现在生活好了,吃穿不愁,但我总觉得还是儿时的年味浓。最忆还是谢年后,大家围坐一起,团团圆圆、开开心心吃的那顿年夜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