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美 丽 荥 阳 纸 伞

( words)

油纸伞,这对许多人来讲并不感到陌生。其实,大家通过回想影视片或文学作品,不难想象到白蛇传即现在播出《新白娘子传奇》里边许仙与白素贞打(举、握)着的油纸伞,还有那就是现代诗人戴望舒诗中《雨巷》提到的油纸伞,但是甸苴的油纸伞工艺是从四川传入腾冲的,当时在腾越城县衙当师爷的甸苴人郑以公闲逛时结识了西街的姓张姓周的两个懂做纸伞的师傅,跟他们学到手艺,后带回了家乡甸苴,由此,代代相传,至今已历200多年的历史。
腾冲的油纸伞产于老五区新民乡(今固东甸苴),至解放时已有二十多年的作坊历史,面对荥阳村专门做纸撑或是撑子的郑家朝老汉来讲,他们家龅摹爸匠抛印贝幼姹菜闫鸬剿庖淮艘丫堑?代。大约从18世纪中后期开始一直至解放后一段时期,油纸伞曾成为甸苴荥阳村当地农民的主要副业,多在早晚或闲时生产。产品分大、二、小号三种。竹子原料由云华、古永等地供应,木料由本地取材,绿衣子(伞衣)用界头买来的构皮纸蒙上,印上彩花,刷上坝子油(或桐油),这样纸撑很好看、很光亮、很牢固。纸撑子虽然用竹子做伞骨、伞把,但是只要不戳着尖锐物、不通,刷上油虫子不敢吃,应该很耐用,外观的确漂亮精美。在顺利村支书李加逵的培同下,我们一行去到纸撑人家郑家朝家,走近郑老汉,走进荥阳村,问及村名,甸苴郑传国老协会会长道明真相,纸撑人家郑氏几百年前就从福建来到腾冲,将传统的村名固定为荥阳村。
在这风景优美有150多户人家的荥阳村自然村,通过了解知道,现在还有4户人家在做纸撑子,这个村大约有300余人在外打工或从事火山石加工、做石匠、木匠和跑运输,但也有至今还使用本村的大油纸伞做小菜生意和买豆腐的人家进行买卖。进到郑老汉家看他的纸撑作坊时,正赶上他在院子里凉晒油纸伞,70多岁的郑老汉坐在小凳子上破竹片伞骨,将绳子系在腰间,用钻子钻眼眼,坐上旋床踩槽车(钻、刨光)撑子(伞)头,用打钻钻伞头孔眼,历经三、四十道做伞工序,伞边用围线勾勒,称伞边围线,类似碗口的伞绳,却称碗口围线。随着油纸伞逐步成为一种美术工艺品和旅游产品,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喜爱,前来郑老汉家订购油纸伞的有昆明、大理、德宏等地旅游部门,当然还有游客自己购买做为纪念品的。
油纸伞作为一种时代手工艺品的象征,走过了风雨百年,解放后的一组数据可供人们参考。1950年至1951年从业57户,年产雨伞4万把。1952年60户90人,年产量达3万把,其中大伞占10%,1953年走国营贸易、合作加工之路,提高了规格质量,围线多围了二道(即由过去的四道加为六道)当年盈利(含税收在内)约1.3万元。1954年有62户,92人,产品大量销往少数民族地区,作民族盛会(赶摆跳场等)用,其余销往保山、本县县城及出口缅甸。1958年至1960年,国营三化厂生产过湖南规格美观精致的油纸小花伞。1965年后,由于布伞、尼龙伞现代工业的发展,甸苴的小油伞停产,仅手工制作少量的大油纸伞适应商品经济时代的赶街人们摆摊做小生意用。从事了大半生作坊匠人的郑家朝老汉所制作的油纸伞工艺,荣获云南省民族民间美术艺人三等奖,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郑老汉的纸撑子还会撑出千姿百态的一片天。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