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长风破浪会有时

( words)

哭丧着脸向他讨小费。鸿渐生气道:为什么这时候就要钱?到上海还有好几天呢。阿刘哑声告诉,姓孙的那几个人打牌,声音太闹,给法国管事查到了,大吵其架,自己的饭碗也砸破了,等会就得卷铺盖下船。鸿渐听着,暗唤侥幸,便打发了他。吃早饭时,今天下船的那几位都垂头丧气。孙太太眼睛红肿,眼眶似乎饱和着眼泪,像夏天早晨花瓣上的露水,手指那么轻轻一碰就会掉下来。鲍小姐瞧见伺候吃饭的换了人,问阿刘哪里去了,没人回答她。方鸿渐问鲍小姐:你行李多,要不要我送你下船?

鲍小姐疏远地说:谢谢你!不用劳你驾,李先生会上船来接我。

苏小姐道:你可以把方先生跟李先生介绍介绍。

方鸿渐恨不得把苏小姐瘦身体里每根骨头都捏为石灰粉。鲍小姐也没理她,喝了一杯牛奶,匆匆起身,说东西还没收拾完。方鸿渐顾不得人家笑话,放下杯子跟出去。鲍小姐头也不回,方鸿渐唤她,她不耐烦地说:我忙着呢,没工夫跟你说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