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南东遗梦

( words)

  ■文/图 特约记者孙亚光

  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向我展示一张群友发在网上的照片,并询问我是否去过,照片上是一处坐落在山环水绕间的村落,夕阳斜照,涓涓溪流泛着洁白的光,几十栋青瓦木楼背依青山,宁静的矗立在一片沙滩上,绿树掩映,群山环抱。问及地名有些陌生,打听到该村的位置及周边环境,依稀觉得曾经去过。回到办公室打开谷歌地图确定其准确位置,朦胧的记忆逐渐明晰起来,就是那条心中的小河,还有用木垛子搭建木桥,河滩上用稻草烧狗残留的灰烬……

  电话里问及那座木桥,回答说二十多年前,已被一场洪水冲走,徒生伤悲。

木舟有过的不仅是人的承载,还有不可抹灭的记忆……

这清清的水哟,来自天宫瑶池吗?

  二十多年前,也是一个灼热的夏天,我与原单位老领导和一位刚从贵州民族学院毕业分配来的女孩一同前往该村开展计生调研工作。车行至南岑后开始徒步,涉过一条小河,便穿行在树蔓荫蔽的小路上开始爬坡。及至山顶,眼前呈现出一片延绵的梯级稻田,微风轻抚,绿油油的秧苗温顺地摇曳着。

绿油油的秧苗随风微拂晓,好幅一田园风光。

绿山碧水,恍若画中。

  沿田埂迤逦而行,缕缕清风合着山野植物的芳香,沁人心脾。不多时,山下出现一处僻静的村庄,并隐约传来鸡鸣犬吠的声音,时近正午,几道炊烟袅袅升腾,一弯清凉的河水绕着村子默默环行,村子与小河对面的田园间横卧着一座用木墩和垛子搭建的桥梁。

这与陶渊明的世外桃源有差别吗?当然这不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在这么清的河里?喂,大水牛,你这也太幸福了吧?!

  走近该村,村干早已曲蹭在村头迎候,入村时,一双双异样的目光向我们投来,犬吠不停。寒暄中,村干说:村子距南哨集市太远,购物不便,没什么招待。说话间,不知谁就牵过来一条狗,几位村民于是开始忙活。狗被牵到河滩上并用绳子拴住,吊在木桥上,然后由一人执木棒将其敲死,村民抱来几捆稻草,就在河滩上烧刮起来,之后放在河里剖开清洗。成群的小鱼怯生生地云集过来。

抓鱼去喽~

哈哈,我的小鱼儿,看你往哪里逃……

啧啧,有没有闻到鱼香?反正我是闻到啦…

  记不清村民煮制时都放了些什么香料,不过山奈应该是有的。席间村民殷勤相劝,奈何还需徒步返回,不敢贪杯。返程按村民指引的另一条小路沿河而下,途经久仪电站,至南甲登车。一路山水风光,清秀绮丽。

掩映翠绿丛中的青瓦木楼。

  南东村,位于贵州省剑河县太拥乡境内,巫密河北岸,属百里原始阔叶林区,距县城约60公里,全村40余户,苗族,皆青瓦木楼。俯瞰溪流,巫密河清澈见底,洁白的野鹤搔首弄姿,溯流而上,两岸植被丰茂,枯藤垂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