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易图通天下,四海民族情——走进美丽的摩梭“

( words)

  带着传奇,走进现实,这里是女儿国度。男不婚,女不嫁,这里女人是至高无上的“王”。

  在“走婚”的日月星转中,这里绵延着千万年来母系社会的独特血统,鲜艳奇异于21世纪的天空。这里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静静盛开在云南西北部泸沽湖畔的一朵奇葩——摩梭族。

  然而,在真正行文之前,要感谢易图通公司组织的“易图通天下,四海民族情”民俗探访活动,笔者有幸受邀参加此次的云南摩梭人探访之旅,从而有幸来透过一层薄纱略睹这个古老的民族,盛开了千万年的,美丽的“女人花”的魅力。于我来讲,我愿意将这段“探访”所得,以文字的方式一并奉呈给诸君,希望中华民族的这朵盛开了千万年的奇葩,能在诸君的关注之下继续美丽下去。而这也合了易图通公司举办的“易图通天下,四海民族情”民俗探访活动的初衷----有关注便没有消亡。

  泸沽湖畔,映水人家

  首先是要从养育了摩梭人的这方水土说开去的。摩梭人主要聚居在美丽的泸沽湖畔,喜依水而居。因此,基本可以说,在我们看到的也确是如此,有摩梭人村寨的地方,也必有一泓河水绕村郭。水是养人养性的。只要你看那一湖净彻透底,映山照云的湖水,你便大半也知道了,这一方水土养育的人民的心灵和性格了。他们该是如水的温柔,如水的洁净,如水的多情,如水的善美……

  而在夜色中,摸索人家,点点灯光摇曳在微波涟漪的碧水中。笔者那一夜,独坐扁舟,直到夜深露凉,水边人家渐静,依旧孤灯照无眠。宁静如此,干净如此,怎能叫人心灵不宁静?怎能叫人灵魂不干净?

  摩梭人

  摩梭人世代居住在云南省宁蒗县泸沽湖畔。泸沽湖畔处于滇、川交界处的万山丛中,以绝世美景闻名于世。从当地的人口统计中看,摩梭人口在五万左右,在云南的众多少数民族中,应算是比较娇小的了,这或许也是摩梭人少为世人知晓的主要原因之一吧。摩梭族有自己的民族语言,没有文字,所以以汉字书写。同样,摩梭人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达巴教。然而,就像许许多多的土著所谓的宗教信仰一样,达巴教也同样没有其规定的教义、经书和庙宇。从当地土著年长者的口述中了解到,达巴教应该只有几十本手抄的口诵文。那么,我想摩梭人对于达巴教的信仰是深入心灵的,他们不需要那么多外在的寄托。实际上,也有很大一部分摩梭人信仰藏传佛教。

  对于摩梭族这个娇小的民族的溯源寻根,从官方到民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但由于没有本民族文字的记载,史料不足为证,始终难以定论。目前官方把摩梭人归为纳西族的一支,但摩梭的广大群众和干部,以及大多的学者认为这是不正确的。对于摩梭族的族源,目前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即官方所认定的摩梭人属于纳西族一支的说法。第二种认为摩梭人是蒙古族的一支。持这种观点的占大多数,这种观点认为摩梭人是蒙古元军南征时留下的,居住于此的蒙古军后裔。而实际上从摩梭人的服饰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蒙古服饰的痕迹。第三种观点认为摩梭人是一个自成体系的民族。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首先,摩梭人有自己的语言和婚俗,有别于包括蒙古族在内的其他民族,更重要的是其母系文化是独一无二的。而根据有文字可考的资料来看,早在公元前111年,即西汉元鼎6年就已经有关于“摩梭”的文字记录。而从《后汉书》以后的历代史籍中,关于“摩梭”的记载就没有断过。当地的摩梭人更多的认为自己是属于自己的摩梭族,而不属于任何一个民族中的一个分支。

  由于时间短暂,见闻浅薄笔者深知不可妄加定论,只凭自己主观认识下一家之论。笔者认为摩梭族应是自成体系的远古就形成的民族。

  水边的女子,是摩梭最高的“王”

  摩梭族最富魅力的一点是其“母系社会”、“母权制度”的独特民族文化。这也是摩梭族为世人所称“女儿国”的主因。

  在摩梭族中,家族血缘随母亲子女随母亲居住,在母系家族中,以大家庭形式共居。一般一个家庭有十几人是常见的。虽人多却不分家,在家庭中,母亲掌管一切,年龄最大的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中最高,可以“主宰”一切事务。在走访土著居民中,笔者得知,在母系大家族中,家庭的财产分配、支出、生产活动、宾客接待、家庭纠纷等重大的事务都是由母亲或者有威望的妇女来做主的。而家中的成年男性一般都被家族人称为 “舅舅”,“舅舅”主要负责体力劳作、红白喜事等外部事务。在笔者翻阅相关摩梭族的资料中,其中有一句话或许可以形象说明摩梭族母系家族的分工特点---“舅掌礼仪母掌财”。

  在摩梭族的整个社会当中,女性的地位是崇高的,不容侵犯的。笔者当时遇到一个纠纷,大概是两家族人因为某些原因发生了矛盾,双方家族人,尤其是男人们在矛盾中已经处于流血冲突的边缘,这时候只听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入人群“阿婆来了!”所有的人顿时分开静立两旁,没有人敢出声。一个银发的老阿婆拄着拐杖(那里的人叫“权杖”),走到人群中间吩咐所有女性坐下,其他男性站立不动,听阿婆的训话。矛盾是在阿婆的见证下,双方握手言和而结束的。为笔者做翻译的导游说,阿婆相当于这个村里的“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她很有智慧,很有威望,人人都信服她。笔者的确是见识了这“女儿国”的“国王”了。

  摩梭人在温柔而智慧的女性的“统治”下,和谐、平静、幸福的生活着。因为是大的家族,所以他们的家,一般是比较大的四合院。年纪最长的老人被称为“祖母”,是家庭的最高管理者,拥有一间自己的房屋,叫“祖母屋”。我们有幸随常保参观了她的家庭,包括祖母屋,整个房子基本是木制结构,当地人叫其为“木楞房”,祖母屋是最宽大的。祖母屋中央是“火塘”,火塘里的火长旺不熄,“意味着我们的家族人丁兴旺,生生不息”常保说。祖母屋中以两根木柱支撑,常保介绍说,一根是女柱,一根是男柱,取自同一棵树,根部为女,枝干为男。摩梭人认为,在家中男女是平等的,要共同支撑其整个家,但是女人是家族的根,多美丽的思想啊。放在现代都市里,如果很多的人都有如此美丽的思想,“女人是家的根”,那么是否还会有那么多被抛弃,被伤害的女子吗?

  在火边寻找爱,带着爱“走婚”

  在母系社会的摩梭族中,另一吸引世人的文化特性是“走婚”民俗。

  摩梭人男不婚,女不嫁。这又是以一个迥异于其他民族,甚至是现代社会文化的,最具代表性的一大民族文化特色。常保告诉笔者,摩梭人喜欢一起唱歌、跳舞等各种集体活动。而就在我们到达的那天晚上,常保带着我们到村路去参加篝火晚会。夜里几分凉意,年轻的人们穿着美丽的衣裳,围着火旺的篝火,在跳跃的音符中手拉手起舞。当地人说这种舞叫“甲搓舞”。年轻的姑娘美丽如花,多情的少年欢悦如鹊,篝火在人们的歌声里,在欢快的舞蹈中笑的那样灿烂。易图通公司的同仁首先按捺不住那快乐的诱惑,加入了这个欢快的人群中,而我们这些平时习惯安静到麻木的爬格子的人,也情不自禁的被汇入这欢快的漩涡里,一起歌唱,一同起舞。摩梭人民,是多么幸福啊!因为,他们的快乐是那么纯粹!

  回到常保家后,常保告诉我们,村里的青年男女们大多都是在这样的大型活动中找到彼此中意的人,在双方同意后,通知女方的家人,尤其是女方的母亲,征得她的同意后,双方开始“走婚”。走婚时,男方入夜的时候,偷偷“摩入”女方的“花楼”(女方的房间)。天未亮之前,女方家人未醒来之前,男方就必须“梭出”女方的家。或许有些人对于摩梭人的“走婚”有些不好的想象,网上也有报道说有旅客为“走婚”而去摩梭人的村庄“旅游”。那么这是非常错误的。实际上,摩梭人,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对于本民族的纯血统非常看重的,因此与外民族的人走婚基本不可能。更重要的是,走婚是建立在感情之上的,同时也是公开的。夜里“摩入”只是一种仪式或者约定俗成的程序。双方确定走婚后,实际上就已经征得了所有人的同意,也就是实际意义上建立起“婚姻关系”。而确定感情破裂,双方不再走婚之后,同样需要到当地民政局办理“离婚证”。所以“走婚”是带着爱走婚,是容不得随便的。

  古老的摩梭族,就像一本古老的经书,有着读不完,阅不尽的内容故事。它需要静心的研读,耐心的考究。笔者才疏学浅,也只是做如此蜻蜓点水般的品尝罢了,但愿不要贻笑大方。

  摩梭族是我中华民族中的一员(据说,56个民族中不包括摩梭族),摩梭文化是大中华文化园林中的一朵奇葩。所喜,就像“易图通天下,四海民族情”这样的活动带来越来越多人对这朵奇葩的关注,然后保护。让这朵美丽的“女人花”,让这个美丽而神秘的“女儿国”继续长久的美丽下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