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ursday, January 25

跨省游开放,可出境游依旧惨淡:半年注销超3

( words)
【导读】今年的暑假,没人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也去不了东京和巴黎。 7月14日晚,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相关通知,暂停172天的国内游终于重启,从业者纷纷庆祝旅游业历时6个月从ICU集体出院,然而,对于出境游来说...

今年的暑假,没人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也去不了东京和巴黎。

7月14日晚,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相关通知,暂停172天的国内游终于重启,从业者纷纷庆祝旅游业历时6个月从ICU集体出院,然而,对于出境游来说,在经历无客可接的六个月后,面临的仍是没有客人的暑假。

如今没有中国游客的卢浮宫

世界旅游组织的报告指出,今年全球跨境旅游负增长规模将大约在58%至78%上下。这意味着旅游业将损失8.5亿至11亿跨境游客,营业额减少9100亿至1.2万亿美元,并威胁到1亿至1.2亿个直接与旅游业相关的岗位。报告指出,这是国际旅游业自1950年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截至北京时间22日晚,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1502万,单日新增18万,美国、巴西和印度确诊病例均超百万。未停止的疫情、游客的担心,以及疫情中国际关系微妙的变化,都为停滞中的出境游市场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不是所有旅游社都扛住了压力。以工商登记为准,根据天眼查专业版的数据,截至7月23日,今年已有超过3500家业务范围包括出、入境旅游的公司注销经营,其中有400多家公司成立时间还未超过一年。与此相对,今年新增出境旅游业务相关的公司仅有60家。

现状:六个月无客,损失不可估量

江西德安县某旅行社营业部往年的年收入在300万元左右,出境游占了一半,大多发团到泰国、俄罗斯、欧洲等地。今年受疫情影响,不仅出境游业务归零,跨省跟团游也是复工不复产。现在主要接单位的团,几乎没有散客。店长董明娇感叹道:赚头很可怜啊,出境游今年大概都没戏了。

这其中最大的影响来自中国出境游的停摆,但具体客流损失尚未权威统计数据公布。根据此前几年的数据,每年一季度大约有3000-3500万中国公民出境游。数年来,中国的出境旅游人数和境外旅游支出,均居世界首位。

当这个最大客源国停止脚步,中国和全球各地的旅游业本身以及相关行业中无数的企业命运和个人命运都面临危机:专注于出境游业务的中国公司利润暴跌,无工可开的导游们做起了微商;国外依赖于中国游客消费的奢侈品、高端化妆品,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销售渠道。

有报告预计,全球旅游业的复苏进程需等到2021年,不过从长期来看,此次疫情或许不会改变世界旅游业的格局。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出境旅游的红利还没有释放完,疫情结束后,各国不会关起门来只做国内游。

出境游公司业绩惨淡,导游改做微商

中国是全球最大客源国,也是最大的出境游消费来源。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发布的《2019年旅游市场基本情况》,在出境游方面,2019年,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数达到1.55亿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长3.3%。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数据,2019年全球的国际游客总人数为15亿人次,其中,来自中国的旅游消费排名第一。

戴斌对《财经》记者表示,现在出境旅游停止,第一波受冲击的是各国的航空业、邮轮、远程交通;第二波是影响当地酒店、餐饮、零售,包括奢侈品和日用品;第三波受影响的是博物馆、美术馆,以及目的地小交通,比如出租车、租车公共消费,以及当地的导游。

专注于出境游的中国旅游公司大受打击。1993年成立的凯撒旅业(000796.SZ),以经营出境游为主。根据2020年一季报,今年1月至3月,该公司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41.30%至7.53亿元,利润总额下降224.06%至-0.65亿元,因1月预付旅游资源较多,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同比下降358.72%至-2.93亿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出境游团队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正常运营,但山西证券的研报显示,凯撒旅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在直营零售模式下,全球200余个营业网点需持续运营,企业人工成本及场地租赁费用较大。目前一季度已经出现业绩亏损,预计二季度业务也难以全面恢复。

受到冲击的不仅是公司,也包括个体加盟商和领队、导游等从业人员。

董明娇的门店一共有三名雇员,她还不打算裁员,用自己的积蓄养着店。为了开源,她搞起了副业。在微信里什么都卖,赚不了很多钱,只够我自己生活的开支,补不了门店的亏损。

大量无法开工的导游也纷纷转做微商。国旅的导游张明(化名)从2月开始,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化妆品、奶粉、保健品、红酒等进口产品。他把个性签名改成今年旅游歇业,在家卖货,感谢想起我的亲。过去,张明长期带团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游,外加上国旅自身拥有的丰富渠道,货源对他来说不成问题。

一开始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发布着产品信息,随着国外疫情暴发,出境游恢复无望,他越来越认真地做起了微商,每天发20条朋友圈刷屏。用私域流量卖货,并不能完全补偿他的生活开支。幸好我老婆是事业单位的,我也主要靠积蓄在支撑。最惨的是夫妻两人都是旅游行业的。

张明告诉《财经》记者,许多从业人员不得不改行,尤其是没有积蓄的年轻人。一旦转行,可能不会再回到旅游行业。我周围有转行卖保险的,也有去做房中介的,虽然现在转行要从头学,很痛苦,但至少能开工。疫情让大家认识到旅游行业的脆弱性。他说。

猜你喜欢